乳糖罐儿

我相信我做出成果的事都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我相信我自己的所为是有意义的。


能让我觉得快乐,而也能够带给别人快乐的东西。

在无法被安排的每一天里我都恐慌,在被安排的每一天里我都压抑,我是一整个的无所适从。

但是人的见解是多么不必要的存在啊。

敏感的心是这世上最可贵又无用的东西。

始终说不出口,谴责对方的话。我是苍白的。谁都没有努力,刚开始走路就大家彼此埋怨,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希望每个人都过得好,我希望每个人都努力,都不怨怼,即使辛苦也甘之如饴地面对当下。或者可能携手同行是不易的,我没能迅速而准确地找到自己的新位置。

听人说大学生,尤其是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孩子会特别错误地预估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据我所感受到的这一年多以来,尤其地在于话语权,其次是机会,而是金钱,特权,它们牢牢地掌控在一只翻云覆雨的手掌心里,在我的人生中,不准确地、浅掠而有效地割刮我的皮肤,像刚买到手、过于锋利的眉刀。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善于透过表象看本质的人,我无法从一个人前后矛盾、过度...

标签: 生存报告

想要有很多很多的爱。
没有,
那么要很多很多的安全感。
也没有。
那么要有很多很多的钱。
不然不足以填噩梦的空缺。

深刻地感受到的是,自己如今对生活是如此的不敏感。

上周北影节去看《摔跤吧,爸爸》从开头就开始哭,眼泪落在胸口还是温热的,流下去,流下去,逐渐凉透,皮肤有些刺痛。

不知道两年以来,自己到底成长了些什么。曾经以为的生活没有到来,自身和外界双重的挤压,精神脆弱是迎面的痛苦,社会经验缺乏是远大的忧患。

思想清楚的时刻,明白自己是堕落的,消极的,回避的。但是耽溺于消极而自得其乐,大概像是吸毒,或是熬夜的乐趣,知道是不能长久的,浸魂蚀骨的,但是痛快。又是痛又是快,短促地在手心划过一刀,要过几秒钟,红线才会出现。

那道红线正在勒住我的喉咙了。

标签: 生存报告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

想追随可爱的偶像,一生追随她。


把阿松里面这句话写在这儿看起来没那么正经吧…但是对于标题也没有什么别的好想法,就这样了。发在这里是因为不会有人看到……虽然…如果有人愿意和我聊聊那还是好的。
田中美久,十四岁,熊本县人,目标是成为大岛优子那样把自己全部展现出来的偶像。
不能说是空话吧,看她成长,觉得超出常人的快。三单跑宣传时候傻傻地摇花束的样子,牛蒡天第一集被搞笑艺人吓到哭泣的样子,被总监督问话手足无措还努力笑着的样子,我记得非常清楚。她不知如何是好,就笑起来,嘴角咧到最大弧度,却没法掩饰自己的无助。
那时她才十二岁吧。
可是那种羞涩的对应,我认为是动人的。

同期的孩子里面,自有被运营所留意推的,从东京来,当过童星,笑起来被人说像极了优子,也被全团的TOP特别关照,来的第一首歌就站在中心,那并不是她。
同期的孩子里面,也有被运营所忽略掉,三期生的歌曲里面站在后面的后面,即使年纪身高相貌都引人注目,也几近雪藏了,青春尽一日复一日耗在剧场演出里。那也并不是她。
她是被夹在其中的人。在三期研究生出道的公演上,站在一边,皮肤白白,下颌尖尖,眼睛狭长,小狐狸似的姑娘。得不到那么多的资源,可是人们都知道她的名字。他们等待着她在这个团体里能给出的回报。从第一年进入这个团,就有人说,田中美久,该进圈了吧。第二年,指原也发出了这样的预期。奈子得到兼任那天,她被说了“美久不够努力,所以才得不到兼任”,因此痛苦到过呼吸,可是那是事实吗?
要面对这些,她能做什么呢?
从三单以后,她的握手成绩直线上升,不是因为她的饭一下变多了,而是因为这个孩子唯有这一条出路,她要借助这唯一一个、全团都有的机会让大家去认识她。
即使握手厨比想象中还多,即使其实他们并不真正给她投票,即使他们无非是消费她的热情与笑容。
她也很喜欢握手会,每一部会用心换不同的发式。她说喜欢在握手会上看到自己的饭,她说她自己一个人觉得寂寞,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很高兴。但是,我不认为是以这样的形式。
路人会说她心思太重,不好听的话就会说城府深吧。可是,如果可以轻轻松松拿到center的位置,轻轻松松得到兼任,得到solo,谁愿意这样辛苦,谁有必要这样做?
号称被运营推着的田中美久,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首新曲站过center。2016年,她拿到了45名。可是,这个名次对她来说,远远不够应付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与超出她小小身体的期待。在总选结束那天,她说希望明年能成为UG的center。抱着这种期望的她,让人心疼。
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即便她成为第一,也会有很多不满。或者说,那时会更多吧。

她不是一个惯于看场合和脸色的人,虽然她自认为是这样,她以为自己足够成熟。但是在旅少女里面,萌咲问大家都困了吗,她没有注意到身边靠在一起欲眠的姑娘,脱口而出的是“美久不想睡觉”,此后才反应过来应该要做节目效果。烤肉特典里面,她在饭桌上照顾到每个人吃东西,可是肉端上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小小声的“美久不喜欢吃这个”,没有人听到她说话,也没有人问美久你要吃点别的吗。这世上人人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一个年少懂事定位的对手。在这些场合里,人人说她成熟的不像小孩子,可是她其实真的没那么面面俱到,她也本应是个很顾忌自己心情,被家人宠大的独生女。她也很幼稚地害怕妖怪,自己一个人有很多不敢做的事。她也会太担心总选成绩,听到开票前就泪湿眼底。一切她都在学着做,即便她会露出马脚;可是我知道,这些为数不多的她的笨拙是多么美丽,它很快就会消失不见了。她成长的太快。

我想要看到她继续成长,想要看到她长到自己想要的身高,想要看到她拿到center,想要看到她握手满部全切,想要看到她弹奏偷偷练习着的吉他,想要看到她未来出众的美貌。想要看到她实现自己的心愿,成为一个能完全地展现自己的人。
想追随可爱的偶像,一生追随她。

标签: 田中美久

我死了(ಥ_ಥ)跑了好多家终于买到了(ಥ_ಥ)

标签: 薰嗣

把所有对自己的愤怒,都化作一句:

去写吧。

标签: 生存报告

2016.6.6

从事一份创造性的工作,这份创造我要给谁呢,给所有人,让他们去评价我的工作,然而有些人我认为他们没有这个资格,我所从事的工作,我的创造,是给什么人看的?还是只要自我满足呢?

我得知道我要什么,我得知道我要什么。

名声清望固然是身外之物,百年之后的话,其实是我听不到的吧。
但是想在有生之年被认为伟大的这份心情,想要实现它。
被写在史书里面,甚至任何一份名词解释上。
那时我还会不会在乎,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的我强烈地想要被他人认同的心情,它时时刻刻暗涌着折磨着我。

我秘藏的故事,如果不写出来,没有人知道的故事。如果明天就会死去,这些故事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带着它们就这么死去,我不甘心。至少等我把心里话讲完我才甘心。...

标签: 生存报告

六月份是新的一个月啦!戒掉熬夜!写完剧本!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ꉂ ೭(˵¯̴͒ꇴ¯̴͒˵)౨”

说真的,我也不是很相信自己。

终找回以前的文章,如和旧情人久别重逢,心想的是:从前我的眼光,还是好的。

标签: 生存报告

人生相谈…感觉自己被深深打败。能认知,能宽容,能接受,能体谅,能为他人考虑……这种种之后,才能觉得一切都有趣,才能有作者的基本素养这回事。单纯从个人价值选择出发所认为的有趣,狭隘而少变化,就此顽固下来,人生就此也就真正没进步,写出来的文字,也没法体谅别人,没法被他人体谅,没法和大多数人相处。
始终是入世太浅,见人太少,而以后……会怎么走下去呢。

标签: 无有观止

小夜子

因为用手机分享不了音乐所以姑且就这样写吧……
BGM是初音的小夜子。

高三的时候,有一个很喜欢唱V家曲的上铺,每天回到宿舍会唱足两个小时,午休的时候也一直唱着。好像浑不在意“高三”这两个字似的,自由自在地在愁眉苦脸的苦行僧中间游走。
那时候我完全无暇顾及别人的心情,一门心思地为自己痛苦着。对于她,可能尤其是这样,只觉得困扰。她唱的歌我不曾听过,她也并没有和任何人分享心情的意思,这份隔绝让我后退,保持距离。
但是歌声是不容保持距离的,即使是再不想在背书的时候听到,毕竟也一次一次从耳边经过了,梦里都单曲循环着。偶有一次,学校清晨广播里放了某一首她不久前唱过的歌,我即倏然惊醒,电流从脊椎划刺而过。可惜在我终...

标签: 生存报告
 — 1 / 13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1 / 13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