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151

感冒真是可大可小,而又最最讨厌的病。

二百一十天以来第一次生病,太可怕了。

是作息和饮食不规律的报应吗。

因为很害怕,早上破天荒多买了一个面包吃。中午吃了药回宿舍睡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做了噩梦。

因为从期中之后两个月都不再夜夜噩梦,所以说意料之外;可是最近多少事情纷至沓来,做什么选择、怎么走下去;旁人怎么走、向哪里、如何看我。压下来压得狠了,我心里清楚,因而说是情理之中。

原来在梦境里面有这么多的无法抵达,想要拨出一通电话这样难。可就算是想要拨给的那个人也是我现在所抵触的。原来我无所依傍到了这个地步,到这样无路可走。原来我远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坚强。

这是最可怕的一点。

而噩梦却也使我安心,唯如此我才敢肯定自己的绝望,才敢相信我确确实实能走下去。

13年夏天看失恋33天的时候,潘之琳责怪自己说,自己刚结婚之后的一个礼拜过的太舒服了,早上没有闹钟都叫不醒。说者多平淡,听者多惊心。而今才明白她怀抱怎样恐惧日日过活。而我也如她一样甘之如饴,为着其实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表白,只肯对潜意识放心。

标签: 生存报告
评论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