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我的哥哥是一个古怪的少年,体质很弱,但个性却很强。他肤色很浅,眼睛里有一种特殊的深蓝色,如果不是下颚的线条很坚毅,就会像一个美丽的少女。

  他走在路上,一身白衣,像是从月亮里边借来的,月光却被衬得发青,晓风像一群蝴蝶一样藏进了他的袖中。他背着一个行囊,没有带剑也没有带书。长发在夜风中扬起,散发着杨家人特有的一种幽蓝的光。

——————————————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他远远地悬在那里教你仰望,这一回仰止从最初一直蔓延到最后的少女时光。他真正成为神明的时候,传奇结束了,而你还是望着月光想着他,这许多年里念念不能忘。

阿蘅的那个人,在月色下的洞庭烟波里扁舟渡水而来。他的名字叫做杨逸之。

杨。
我在纸上写他的名字。
杨。
我在玻璃窗上写他的名字。
杨。
我在新雪上写他的名字。
这许多年来成了习惯,买了新本,扉页上先要写他的名字。
爱不再是爱,是习惯,习惯再牵连燃烧起爱。许多许多年以来,我很少再提及他,但是每一夜被仰望过的月光为我记得,在我眼里他与月亮毫无分别。
他是我的白月光,而我不再需要别的什么,只要仰望就够了。
杨。
我在心里唤着他,并不要他来。

标签: 杨逸之
评论
热度(2)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