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昨晚听了蜀道闻铃的广播剧……果然本命就是本命,存在心里没事,一触碰就轰然炸开。


杨。


我不知道这个名字从别人口中念出来是这样的,曾经熟悉依旧陌生,她念道:杨,逸之。我一颗心颤抖颤抖无处着落。杨逸之。杨逸之。


是啊,她在耳机里念着,我在心里跟着背出来:是啊,他现在是武林盟主。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一个名字,怎么会有这么纯粹的白月光。


到后面不忍闻了,我一直等到杨的配音结束就把它停掉。不是不好,配音辛苦我当然晓得,那演员的音色音调都很好。只是我从未想象过杨的声音,不是“没想到他会是这样子”,而是无论是哪一个人用哪一条声线哪一种语调,都不足以接近我心里的他。这样说也许太矫情了,但是我也只好这样说。


杨。我在心里叫一叫他的名字,焰火就一直招摇地燃在那里。


评论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