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真正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差不多就被身边的某人抛弃掉了呢。“哦原来你和我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啊那再见吧祝你安好我会祝福你的”这样。

当然这种友情基础本来就很薄就是了,我们现在彼此无法依靠不是吗,或者说,某人认为我是不能给出安全感的人,各种方面来讲。
我与多年的老友们走的也并不是同一条路,以后更不能殊途同归。但是总能相互扶持帮助安慰,不曾如此功利地要求对方。对我而言,只有这一次,这是唯一一次,见到这样的结果。也有我的错,也许我的确不能给她她想要的。
“只是希望某一段路上同行,到了分叉口彼此说过再见就没必要怀念。”我是第一次,面对一段友情,在尚未结束的时候已经这么想。

虽然我也遗憾你的求不得,然而以后那总是你的路,我可以遥遥看过去,却无能为力帮你什么了。

标签: 杂记
评论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