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我没想到他会给我留言。


两年以来,我以为他都已经忘记我了。


可是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有一句话我不能说。


我对任何人都不愧疚,除了他。


我现在颤抖着不让自己哭。


对不起,


承诺给你的关于我的未来,我没做到。


 
   
评论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