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他兜兜转转竟然又回来,可从那以后他的人生再不是我能料想。
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到他面前去。

 
2015-12-10
/  标签: 生存报告
   
评论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