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小夜子

因为用手机分享不了音乐所以姑且就这样写吧……
BGM是初音的小夜子。

高三的时候,有一个很喜欢唱V家曲的上铺,每天回到宿舍会唱足两个小时,午休的时候也一直唱着。好像浑不在意“高三”这两个字似的,自由自在地在愁眉苦脸的苦行僧中间游走。
那时候我完全无暇顾及别人的心情,一门心思地为自己痛苦着。对于她,可能尤其是这样,只觉得困扰。她唱的歌我不曾听过,她也并没有和任何人分享心情的意思,这份隔绝让我后退,保持距离。
但是歌声是不容保持距离的,即使是再不想在背书的时候听到,毕竟也一次一次从耳边经过了,梦里都单曲循环着。偶有一次,学校清晨广播里放了某一首她不久前唱过的歌,我即倏然惊醒,电流从脊椎划刺而过。可惜在我终究也不知道那首歌的名字。
她曾无数次练习过的歌里面,即有这一首小夜子。
过了这许久,我才无意中点开,曲调与名终于在记忆中相合。啊,原来是那时那地那一个。心里暗暗比对,快了慢了,高了低了,每一个发音吐息,原来我都还记得。
但是,小夜子并不是一首悠哉悠哉的歌,它旗帜鲜明地站在这个词的反面。
这是如今的我才知道的。
那时候我无暇关心的她,怀着怎样的心境一遍一遍唱着这首歌呢,唱着好想死掉的时候是否也怀着不可见人的、阴暗而残忍的念头呢,我不晓得。我听不出来。
如果她不是在唱自己,又是在唱谁呢。
我所庆幸的反而是那时的我没有听懂,词也好,曲也罢,因为那时候的我,活得越迟钝,越有生还的可能。我所后悔的是那一年磨钝了我太多纤细的神经,才成就如今对自己都不冷不热的颓然,但如果不那样做,结果也许朝着更决然的方向轰然倒下去。
但是如果那时能够明白,她无可无不可的理由,她歌唱抑郁的理由,她冷眼相待的理由,可能至少会更理解一点对方,在疏离的话语间得到一点温存,和支持对方的可能。

可惜无论如何种种设想都成空的,她留给我的只有歌——未来某日还会耳熟的另外一首歌,再另一首歌。
我竟在和一个人绝不再见之后开始慢慢晓得对方。

标签: 生存报告
评论
热度(1)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