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2016.6.6

从事一份创造性的工作,这份创造我要给谁呢,给所有人,让他们去评价我的工作,然而有些人我认为他们没有这个资格,我所从事的工作,我的创造,是给什么人看的?还是只要自我满足呢?

我得知道我要什么,我得知道我要什么。

名声清望固然是身外之物,百年之后的话,其实是我听不到的吧。
但是想在有生之年被认为伟大的这份心情,想要实现它。
被写在史书里面,甚至任何一份名词解释上。
那时我还会不会在乎,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的我强烈地想要被他人认同的心情,它时时刻刻暗涌着折磨着我。

我秘藏的故事,如果不写出来,没有人知道的故事。如果明天就会死去,这些故事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带着它们就这么死去,我不甘心。至少等我把心里话讲完我才甘心。到那个时候再说。

我要什么?

我要写出来。

应该做的事,去做。想要做的事,去做。

标签: 生存报告
评论
热度(1)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