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追随可爱的偶像,一生追随她。


把阿松里面这句话写在这儿看起来没那么正经吧…但是对于标题也没有什么别的好想法,就这样了。发在这里是因为不会有人看到……虽然…如果有人愿意和我聊聊那还是好的。
田中美久,十四岁,熊本县人,目标是成为大岛优子那样把自己全部展现出来的偶像。
不能说是空话吧,看她成长,觉得超出常人的快。三单跑宣传时候傻傻地摇花束的样子,牛蒡天第一集被搞笑艺人吓到哭泣的样子,被总监督问话手足无措还努力笑着的样子,我记得非常清楚。她不知如何是好,就笑起来,嘴角咧到最大弧度,却没法掩饰自己的无助。
那时她才十二岁吧。
可是那种羞涩的对应,我认为是动人的。

同期的孩子里面,自有被运营所留意推的,从东京来,当过童星,笑起来被人说像极了优子,也被全团的TOP特别关照,来的第一首歌就站在中心,那并不是她。
同期的孩子里面,也有被运营所忽略掉,三期生的歌曲里面站在后面的后面,即使年纪身高相貌都引人注目,也几近雪藏了,青春尽一日复一日耗在剧场演出里。那也并不是她。
她是被夹在其中的人。在三期研究生出道的公演上,站在一边,皮肤白白,下颌尖尖,眼睛狭长,小狐狸似的姑娘。得不到那么多的资源,可是人们都知道她的名字。他们等待着她在这个团体里能给出的回报。从第一年进入这个团,就有人说,田中美久,该进圈了吧。第二年,指原也发出了这样的预期。奈子得到兼任那天,她被说了“美久不够努力,所以才得不到兼任”,因此痛苦到过呼吸,可是那是事实吗?
要面对这些,她能做什么呢?
从三单以后,她的握手成绩直线上升,不是因为她的饭一下变多了,而是因为这个孩子唯有这一条出路,她要借助这唯一一个、全团都有的机会让大家去认识她。
即使握手厨比想象中还多,即使其实他们并不真正给她投票,即使他们无非是消费她的热情与笑容。
她也很喜欢握手会,每一部会用心换不同的发式。她说喜欢在握手会上看到自己的饭,她说她自己一个人觉得寂寞,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很高兴。但是,我不认为是以这样的形式。
路人会说她心思太重,不好听的话就会说城府深吧。可是,如果可以轻轻松松拿到center的位置,轻轻松松得到兼任,得到solo,谁愿意这样辛苦,谁有必要这样做?
号称被运营推着的田中美久,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首新曲站过center。2016年,她拿到了45名。可是,这个名次对她来说,远远不够应付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与超出她小小身体的期待。在总选结束那天,她说希望明年能成为UG的center。抱着这种期望的她,让人心疼。
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即便她成为第一,也会有很多不满。或者说,那时会更多吧。

她不是一个惯于看场合和脸色的人,虽然她自认为是这样,她以为自己足够成熟。但是在旅少女里面,萌咲问大家都困了吗,她没有注意到身边靠在一起欲眠的姑娘,脱口而出的是“美久不想睡觉”,此后才反应过来应该要做节目效果。烤肉特典里面,她在饭桌上照顾到每个人吃东西,可是肉端上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小小声的“美久不喜欢吃这个”,没有人听到她说话,也没有人问美久你要吃点别的吗。这世上人人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一个年少懂事定位的对手。在这些场合里,人人说她成熟的不像小孩子,可是她其实真的没那么面面俱到,她也本应是个很顾忌自己心情,被家人宠大的独生女。她也很幼稚地害怕妖怪,自己一个人有很多不敢做的事。她也会太担心总选成绩,听到开票前就泪湿眼底。一切她都在学着做,即便她会露出马脚;可是我知道,这些为数不多的她的笨拙是多么美丽,它很快就会消失不见了。她成长的太快。

我想要看到她继续成长,想要看到她长到自己想要的身高,想要看到她拿到center,想要看到她握手满部全切,想要看到她弹奏偷偷练习着的吉他,想要看到她未来出众的美貌。想要看到她实现自己的心愿,成为一个能完全地展现自己的人。
想追随可爱的偶像,一生追随她。

 
评论(1)
热度(4)
© 乳糖罐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