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深刻地感受到的是,自己如今对生活是如此的不敏感。

上周北影节去看《摔跤吧,爸爸》从开头就开始哭,眼泪落在胸口还是温热的,流下去,流下去,逐渐凉透,皮肤有些刺痛。

不知道两年以来,自己到底成长了些什么。曾经以为的生活没有到来,自身和外界双重的挤压,精神脆弱是迎面的痛苦,社会经验缺乏是远大的忧患。

思想清楚的时刻,明白自己是堕落的,消极的,回避的。但是耽溺于消极而自得其乐,大概像是吸毒,或是熬夜的乐趣,知道是不能长久的,浸魂蚀骨的,但是痛快。又是痛又是快,短促地在手心划过一刀,要过几秒钟,红线才会出现。

那道红线正在勒住我的喉咙了。

标签: 生存报告
评论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