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糖罐儿

写故事,怕做梦。
知道做梦就是做梦,梦之荒诞、诡谲、无逻辑,即使多么天马行空,也无法落到实处成为一个故事。而不做梦时的我,想象力干瘪匮乏,那故事还不如不写。
梦与不梦都枉然。

评论
< >
脑脊液流动协会会员
< >
© 乳糖罐儿 | Powered by LOFTER